在這支由163人組成的醫療隊中,男女醫護人員各占一半比例。而在80名女性醫護人員中,大部分人負責護理,是整個醫療隊中接觸埃博拉病毒感染者最直接、感染風險最高的群體。
  9月26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埃博拉出血熱診療中心治療一組醫生鐘華同時做出兩個決定:申請赴利執行這項特殊任務;將母親的手術無限期延遲。
  不在身邊,不放心母親做手術
  接到援利任務通知時,鐘華正在同事的辦公室。由於69歲的母親患有風濕性心臟病,即將進行第二次瓣膜置換手術,鐘華正在咨詢手術意見。掛斷電話後,她直接返回科室,提出援非申請。“你母親的手術怎麼辦?”當時,很多人問了這個問題。母親的手術需進行7小時左右,作為家中獨女,鐘華不放心在沒有子女保障的前提下,讓母親進入手術室,“我是一名軍人,危急時刻領命,這是天職。要去利比裡亞,手術只能延期。”
  在徵得主治醫生的意見後,鐘華做出這一決定。當晚她找到父母,但很難開口,“我支支吾吾地說了半天,最後母親看出來了,問我是不是要走。”鐘華說,父母對此沒有責怪,反而擔憂起她的安全來。
  10月4日,鐘華進入集訓地。她坦言,“要說完全沒有牽掛,是不可能的。”半封閉式集訓期間,鐘華常在晚上抽空回趟家,每次見到父母,都能感受到兩位老人的擔憂。
  縱使膝蓋受傷也不放棄訓練
  埃博拉病毒通過汗液、尿液和血液傳染,因此,醫護人員使用的防護裝置必須不透水,病人用過的所有臨床廢物,如針頭、紙巾或衣服等都會被帶走焚毀。
  同為醫生的丈夫周紫恆也非常清楚埃博拉病毒的高危性,“我們都是軍人,非常清楚使命二字的含義。這種時候,鐘華應該去,儘管我們都清楚這次任務的特殊性。”
  丈夫做通了鐘華父母的工作。與此前無數次外出執行任務一樣,老人趕到家中接手照顧7歲的孫兒。
  幾天后,鐘華在訓練中膝蓋受傷,連下蹲這樣簡單的動作都無法完成,有人勸鐘華放棄,但她回答說,“這點傷沒事,只要及時治療,並不影響我去利比裡亞工作。”最近這段時間,在訓練場上,很多人記住了這個走路有些吃力的女醫生。  (原標題:履行軍人天職,她忍痛延遲母親手術 )
創作者介紹

Bravo

hg22hgoat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